<cite id="fhwg8"><span id="fhwg8"><var id="fhwg8"></var></span></cite>
<cite id="fhwg8"><noframes id="fhwg8"><var id="fhwg8"></var>
<progress id="fhwg8"><dl id="fhwg8"><progress id="fhwg8"></progress></dl></progress><thead id="fhwg8"><strike id="fhwg8"><listing id="fhwg8"></listing></strike></thead>
<progress id="fhwg8"><strike id="fhwg8"></strike></progress>
<cite id="fhwg8"><span id="fhwg8"><var id="fhwg8"></var></span></cite><var id="fhwg8"></var>

<big id="fhwg8"><th id="fhwg8"><blockquote id="fhwg8"></blockquote></th></big>
動力腳步MORE
【構筑文化信仰,迎接全新未來】邢臺農商銀行企業文化建設啟動會暨企業文化培訓會成功召開
工信部某研究院組織文化管理項目啟動會成功召開
連年入圍五十大,同心動力再獲殊榮
【加強企業文化建設,構建品牌營銷體系】中化地質礦山總局企業文化與品牌營銷體系建設項目啟動大會成功召開
中西部首家A股上市的地方銀行——貴陽銀行發布《價值金融宣言》
【勁霸信條】勁霸男裝企業文化重磅發布

你的企業“科幻”了嗎? 

本文為【觀影所感】
觀影《流浪地球》帶來的思考
太陽即將毀滅,人類在地球表面建造出巨大的推進器,尋找新家園;然而宇宙之路危機四伏,為了拯救地球,為了人類能在漫長的2500年后抵達新的家園,流浪地球時代的年輕人挺身而出,展開爭分奪秒的生死之戰……
在2019年春節期間大賣的電影《流浪地球》,終于讓科幻大火了一把,截至2月19日,上映只有15天,票房已經逼近40億,年年喊年年盼的“中國科幻電影元年”終于如愿到來。
當我們陶醉于《流浪地球》的驚心動魄情節,感慨于人類為了希望而同心敵愾時,我們需要知曉,科幻終歸是科幻,我們仍然身處現實。從科幻回到現實世界,中美貿易磋商再一次上演,中國2019年第一季度GDP增速預期首次調至6%,包括宜家等知名企業在內的世界范圍裁員潮正在洶涌爆發……一幕幕寫實劇目正在向我們襲來。
而正在“內外部環境劇烈變動”的現實世界,有多少科幻已經走進了你我身邊?而作為諸多“將活下去作為首要目標”的企業,又可以從虛擬的科幻世界中得到什么?而對于眾多“向競爭的圈里追”的企業家,又可以從科幻視角與科幻思維中獲得哪些啟發?
為什么科幻小說對有雄心的人非常有益?
為什么有些科幻小說中的場景真的變成了現實?
為什么像谷歌、微軟和蘋果等公司會招聘科幻作家作為公司的顧問?
也許,我們真的應該從科幻中汲取養分、武裝現實;
也許,《流浪地球》的成功不僅使中國科幻不再那么艱辛,還可以使人們擁有更多科幻思維,更可以使我們在現實存在中多一些暢想和未來;
也許,我們需要理性思考,企業管理中如何融入和理應融入怎樣的科幻思維。
1
竭力去看見未知
 
除了地球上的人類文明之外,還究竟有沒有其他文明?這仿佛是全部科幻作家和諸多科幻作品都會面對或嘗試回答的問題。或許在宇宙的某個角落仍有某類文明的存在,只是因為過于遙遠,他們兩不相知,互補相擾;或許在宇宙的某個角落仍有一個相同的“我們”,我們與鏡像的自己平行存在,從未相見;或許全宇宙中只有地球的人類文明是唯一的文明所在,而地球將成為全宇宙的中心……每一種假說背后,都曾有過引人入勝的科幻故事。科幻的魅力正在于沒有界定的想象空間、沒有對錯的是非評判、無拘無束的情境假設、免于求證的未知領域。
回望現實中的企業經營,“不確定性”已成為近年來的高頻熱詞,如何在經營尤其是結構不確定性的顛覆中求得生存、求得持續,已經成為諸多企業面臨起而關注的問題。而單單憑借已有的成功經驗和取勝法則,已經不足以奔赴下一個戰場,因為,在未知的某個領域中的某個奇點,也許便可以將所有過往吞噬的片甲不留。掌控現在的是已知,決定未來的是未知,要想贏得未來,必須看到未知,此正為拉姆 • 查蘭(Ram Charan)筆下的:求勝于未知。
2
不斷地拓展已知
很震撼于《流浪地球》的這個情節:
主人翁從北京地下城的-5000層乘坐升降機極速上升到地面,從一片地下社會來到地表的茫茫荒原。
倘若用科幻的思維來思考空間,如果用建筑來類比宇宙空間,可以將整個宇宙類比于一座城市,銀行系就好比與一座摩天大樓,而太陽系有可能是大樓的地下部分,而地球僅僅相當于某個地下樓層的某個地下室房間,沒錯,對的,地球就是一個地下室房間而已,是一個有60多億人居住在一起的房間。
拓展是人類存續的重要命題,人類不斷通過各種方式來拓展身處的領地和心處的境地,而科幻為我們帶來了更為廣闊的空間擴展,盡快有些空間不曾已知和未曾到達,但唯有想到才能看見,唯有看見方可到達。就像在那個擁擠的地下室中的60多億人,總有一些不安分的心,總想走出地下室,總想到地面上去看看,甚至還想到其他建筑物去串串門。
對于企業而言,竭力看見未知固然重要,但不斷地拓展已知才更是常態,當跨界融合日漸成為平常,當一大波野蠻人正在襲來,哪些企業具有生命的張力,哪些企業才能夠獲得更多的生存空間,哪些企業才能夠活過當下,活到下個紀元。
3
勇敢地重構自己
科幻是一種視角,一種面向未來的視角,而想象力給這種未來視角插上了翱翔的翅膀,可以將我們帶去任何地方。我們總在暢想未來是什么模樣,而這也正是科幻帶給我們的映像。
也許在未來,AI(Artificial Intelligence)替代率越來越高,人的概念將會被重新定義;
也許在未來,人腦與電腦成功連接,人類的生物體特征得到了顛覆性進化;
也許在未來,3和4之間真的還存在一個未被發現的整數,理論物理學迎來突破,一切現實的常識都將被推翻;
也許在未來,性別不只有男和女,五六種性別同時出現,人類壽命可以無限延長,與之相關的家庭倫理、社會道德、普世價值觀念都將被無情地顛覆。
從科幻回到現實,近距離的科幻正在現實中發生,隨著科技革命和通信革命的產生,世界進入了數字時代,變革快速出現,而人類的思維卻總是處于脫節狀態,面對這個充滿不對稱性、復雜性、不確定性的嶄新系統,人類的思維需要更新迭代,而企業也是同理。
以前是“不是我不明白,這世界變化快”,現在是“這世界變化快,你就是不明白”,在一個變革的時代,企業既要眼睛向外看得到變化,又要眼睛向內勇于反思革進。誰能夠勇于自我革命,誰就能革了別人的命,誰逃避變化和變局,誰就將絆倒在時代的門檻上。
4
執著地守護永恒
宇宙來自于一個奇點,也終將歸結于一個奇點,變化無處不在,唯一不變的就是變化。
那在浩瀚的宇宙中,在無垠的科幻中,究竟什么才是永恒?究竟什么才能永生?這是一個不斷被設問又不斷被回答的問題,這也是一個不斷被探究又不斷被否定的命題。
有人說人性永恒,盡管人類將被重新定義,但人性的光輝將永世長存;有人說死神永恒,也許死亡會長久避免,也許死亡終將到來,但死神的恐懼將永遠伴隨;有人說真愛永恒,盡管會歷經動蕩與無助,但父子之愛、伴侶之愛、人類博愛可能會成為最永恒溫暖的主題……終究會有些東西是永恒的。
在一個不斷重新定義常識的時代,我們必須找到和堅持些什么,才會讓自己成為未來的一部分,而不是歷史的一部分。對于企業和組織而言:
也許這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初心、也許這是“為人類創造快樂”的承諾(迪斯尼);
也許這是“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初衷(阿里巴巴);
也許這是“讓人們擁有更好日常生活”的追求(宜家);
……
終究有些東西是需要堅守的。
科幻是一種文學體裁,但更是一種思維方式,在日漸脫離現實的科幻思維下,在從未來回望現實的科幻視角中,也許,我們能想到更多、發現更多、收獲更多。

本文為【觀影所感】
觀影《流浪地球》帶來的思考


太陽即將毀滅,人類在地球表面建造出巨大的推進器,尋找新家園;然而宇宙之路危機四伏,為了拯救地球,為了人類能在漫長的2500年后抵達新的家園,流浪地球時代的年輕人挺身而出,展開爭分奪秒的生死之戰……

在2019年春節期間大賣的電影《流浪地球》,終于讓科幻大火了一把,截至2月19日,上映只有15天,票房已經逼近40億,年年喊年年盼的“中國科幻電影元年”終于如愿到來。

當我們陶醉于《流浪地球》的驚心動魄情節,感慨于人類為了希望而同心敵愾時,我們需要知曉,科幻終歸是科幻,我們仍然身處現實。從科幻回到現實世界,中美貿易磋商再一次上演,中國2019年第一季度GDP增速預期首次調至6%,包括宜家等知名企業在內的世界范圍裁員潮正在洶涌爆發……一幕幕寫實劇目正在向我們襲來。

而正在“內外部環境劇烈變動”的現實世界,有多少科幻已經走進了你我身邊?而作為諸多“將活下去作為首要目標”的企業,又可以從虛擬的科幻世界中得到什么?而對于眾多“向競爭的圈里追”的企業家,又可以從科幻視角與科幻思維中獲得哪些啟發?

為什么科幻小說對有雄心的人非常有益?為什么有些科幻小說中的場景真的變成了現實?為什么像谷歌、微軟和蘋果等公司會招聘科幻作家作為公司的顧問?

也許,我們真的應該從科幻中汲取養分、武裝現實;也許,《流浪地球》的成功不僅使中國科幻不再那么艱辛,還可以使人們擁有更多科幻思維,更可以使我們在現實存在中多一些暢想和未來;也許,我們需要理性思考,企業管理中如何融入和理應融入怎樣的科幻思維。

1、竭力去看見未知
 
除了地球上的人類文明之外,還究竟有沒有其他文明?這仿佛是全部科幻作家和諸多科幻作品都會面對或嘗試回答的問題。或許在宇宙的某個角落仍有某類文明的存在,只是因為過于遙遠,他們兩不相知,互補相擾;或許在宇宙的某個角落仍有一個相同的“我們”,我們與鏡像的自己平行存在,從未相見;或許全宇宙中只有地球的人類文明是唯一的文明所在,而地球將成為全宇宙的中心……每一種假說背后,都曾有過引人入勝的科幻故事。科幻的魅力正在于沒有界定的想象空間、沒有對錯的是非評判、無拘無束的情境假設、免于求證的未知領域。

回望現實中的企業經營,“不確定性”已成為近年來的高頻熱詞,如何在經營尤其是結構不確定性的顛覆中求得生存、求得持續,已經成為諸多企業面臨起而關注的問題。而單單憑借已有的成功經驗和取勝法則,已經不足以奔赴下一個戰場,因為,在未知的某個領域中的某個奇點,也許便可以將所有過往吞噬的片甲不留。掌控現在的是已知,決定未來的是未知,要想贏得未來,必須看到未知,此正為拉姆 • 查蘭(Ram Charan)筆下的:求勝于未知。

2、不斷地拓展已知

很震撼于《流浪地球》的這個情節:主人翁從北京地下城的-5000層乘坐升降機極速上升到地面,從一片地下社會來到地表的茫茫荒原。

倘若用科幻的思維來思考空間,如果用建筑來類比宇宙空間,可以將整個宇宙類比于一座城市,銀行系就好比與一座摩天大樓,而太陽系有可能是大樓的地下部分,而地球僅僅相當于某個地下樓層的某個地下室房間,沒錯,對的,地球就是一個地下室房間而已,是一個有60多億人居住在一起的房間。

拓展是人類存續的重要命題,人類不斷通過各種方式來拓展身處的領地和心處的境地,而科幻為我們帶來了更為廣闊的空間擴展,盡快有些空間不曾已知和未曾到達,但唯有想到才能看見,唯有看見方可到達。就像在那個擁擠的地下室中的60多億人,總有一些不安分的心,總想走出地下室,總想到地面上去看看,甚至還想到其他建筑物去串串門。

對于企業而言,竭力看見未知固然重要,但不斷地拓展已知才更是常態,當跨界融合日漸成為平常,當一大波野蠻人正在襲來,哪些企業具有生命的張力,哪些企業才能夠獲得更多的生存空間,哪些企業才能夠活過當下,活到下個紀元。

3、勇敢地重構自己

科幻是一種視角,一種面向未來的視角,而想象力給這種未來視角插上了翱翔的翅膀,可以將我們帶去任何地方。我們總在暢想未來是什么模樣,而這也正是科幻帶給我們的映像。

也許在未來,AI(Artificial Intelligence)替代率越來越高,人的概念將會被重新定義;也許在未來,人腦與電腦成功連接,人類的生物體特征得到了顛覆性進化;也許在未來,3和4之間真的還存在一個未被發現的整數,理論物理學迎來突破,一切現實的常識都將被推翻;也許在未來,性別不只有男和女,五六種性別同時出現,人類壽命可以無限延長,與之相關的家庭倫理、社會道德、普世價值觀念都將被無情地顛覆。

從科幻回到現實,近距離的科幻正在現實中發生,隨著科技革命和通信革命的產生,世界進入了數字時代,變革快速出現,而人類的思維卻總是處于脫節狀態,面對這個充滿不對稱性、復雜性、不確定性的嶄新系統,人類的思維需要更新迭代,而企業也是同理。

以前是“不是我不明白,這世界變化快”,現在是“這世界變化快,你就是不明白”,在一個變革的時代,企業既要眼睛向外看得到變化,又要眼睛向內勇于反思革進。誰能夠勇于自我革命,誰就能革了別人的命,誰逃避變化和變局,誰就將絆倒在時代的門檻上。

4、執著地守護永恒

宇宙來自于一個奇點,也終將歸結于一個奇點,變化無處不在,唯一不變的就是變化。

那在浩瀚的宇宙中,在無垠的科幻中,究竟什么才是永恒?究竟什么才能永生?這是一個不斷被設問又不斷被回答的問題,這也是一個不斷被探究又不斷被否定的命題。

有人說人性永恒,盡管人類將被重新定義,但人性的光輝將永世長存;有人說死神永恒,也許死亡會長久避免,也許死亡終將到來,但死神的恐懼將永遠伴隨;有人說真愛永恒,盡管會歷經動蕩與無助,但父子之愛、伴侶之愛、人類博愛可能會成為最永恒溫暖的主題……終究會有些東西是永恒的。

在一個不斷重新定義常識的時代,我們必須找到和堅持些什么,才會讓自己成為未來的一部分,而不是歷史的一部分。對于企業和組織而言:也許這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初心、也許這是“為人類創造快樂”的承諾(迪斯尼);也許這是“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初衷(阿里巴巴);也許這是“讓人們擁有更好日常生活”的追求(宜家)……終究有些東西是需要堅守的。

科幻是一種文學體裁,但更是一種思維方式,在日漸脫離現實的科幻思維下,在從未來回望現實的科幻視角中,也許,我們能想到更多、發現更多、收獲更多。

來源:同心動力管理V視角;作者:同心動力副總——張巍

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